望尘科技二次递表港交所撑起7成业绩的“高龄”游戏收益下滑未来三年版权费用难以自足

据天眼查APP显示,2014年至今望尘科技已经完成了6轮融资,引入包括龙渊资本、创新谷投资、仁顺资本等机构。

不过某种程度上讲,对于望尘科技的投资效率似乎并不算高,2019年至2021年,公司资产回报率分别为19.3%、16.1%和12.8%,整体下滑趋势明显。

另外,在6轮融资之后,望尘科技依然很缺钱。公司预计未来三年仅在知识产权特许方面就将花费超过1.29亿元,而以望尘科技现有收益情况似乎很难自给自足,因此冲击港交所的目的之一就是募资支付特许权费用。

据了解,望尘科技主要是一家手机运动游戏开发运营商,手机运动游戏市场主要分为手机运动模拟游戏和手机对战运动游戏,而以主要产品来看,望尘科技归属于手机运动模拟游戏市场。

据招股书显示,2021年按收益计算,公司手机运动游戏市场排名第二,市场份额约为7.9%,不过就规模来看,望尘科技仅仅是一家小体量游戏公司。

2020年新冠疫情的突发使得“宅经济”兴起,Q1季度头部游戏公司收益几乎都曾有较大幅度的提升,不过这一红利通常拥有爆款游戏的头部企业更为容易获得。

但从招股书来看,小体量的望尘科技几乎没有从“宅经济”中获利,甚至由于NBA等相关比赛的延期,对公司产生了一定的负面影响,最终使得利润甚至有所下滑。

2019年至2021年,望尘科技分别实现收益3.79亿元、4.05亿元和4.6亿元,同期实现净利润分别为4568万元、4072.6万元和3939万元,各期净利率分别仅为12.1%、10.1%和8.6%,报告期内出现持续下滑。

目前,望尘科技仅开发及运营着3款手机运动游戏,分别为《足球大师》、《NBA篮球大师》和《最佳11人-冠军球会》,2019年至2021年前两款游戏合计分别为公司提供了97.9%、89.4%和67.8%的收入,是望尘科技最主要的收入来源。

在2020年4月后推出的《最佳11人-冠军球会》,则在2020年和2021年分别贡献了10.2%和32.2%的收入,并在2021年超过《足球大师》,成为望尘科技收入贡献度第二高的游戏,并且与《NBA篮球大师》的收入占比仅相差约6个百分点。

值得注意的是,《足球大师》和《NBA篮球大师》分别在2014年和2017年面世,至今已经运行至少5个年头,虽然望尘科技在招股书中提到二者分别还有28个月和66个月的寿命期,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两款游戏无法在现有收益水平下维持这么久。

2019年至2021年,《NBA篮球大师》平均月付费用户分别约为4.53万人、4.58万人和3.21万人,付费用户在2021年有极大程度的下滑。《足球大师》也存在这样的现象,相同报告期内,平均月付费用户分别为1.99万人、1.18万人和7926人。

另外,“高龄”的《足球大师》新注册用户数已经在持续下滑,而《NBA篮球大师》的平均月活人数则在报告期内有很大的起伏,也并不稳定。

纵观A股游戏公司,毛利率高是几乎共同的特点,根据已披露的2020年年报,世纪华通、三七互娱和完美世界毛利率分别为55.86%、87.79%和60.32%。此外,还有昆仑万维、巨人网络、电魂网络和冰川网络等游戏公司毛利率几乎都维持在80%以上。

相比之下,2019年至2021年,望尘科技的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5.2%、44.6%和48.2%,虽然新游戏的运营并没有对公司毛利率有更多的提升,整体基本保持稳定,但不超过50%的毛利率在国内同行业上市公司中并不算高。

《NBA篮球大师》在TapTap的评论中,许多玩家提到更多的评分给到NBA的IP或是篮球情怀。事实上,NBA的IP确实也是游戏的一大卖点,而向NBA等支付的版权费也是望尘科技最主要的成本之一。

在招股书中,望尘科技提到公司与知识产权持有人有所合作,包括运动联盟、运动协会和众多运动俱乐部,而俱乐部则有包括FIFPro、NBA、NBPA、祖云达斯足球俱乐部、国际米兰足球俱乐部、A.C.米兰、利物浦足球俱乐部、曼城足球俱乐部等知名俱乐部。

在2022年至2024年期间,《MBL棒球大师》和《NBA操作篮球》等游戏即将面世,望尘科技预计将在这四款游戏的知识产权特许上累计投资约1.29亿元,其中篮球和棒球游戏分别将投入约3842万元和4802万元。

事实上,望尘科技在游戏运营的过程中,除了平台佣金,每年最大的成本则为向知识产权持有人支付版权费的摊销费用,2019年至2021年占当期总收益成本的比重分别为19.3%、21.3%和20%。

值得一体的是,望尘科技披露的现有与俱乐部等签订的知识产权特许均为全球非独家授权,并且有效期一般不超过3年。现有的特许授权基本都将在2022年或2023年将陆续到期,公司不得不继续寻求续签。

因此,在招股书提到的募资用途中,望尘科技也将重续现有知识产权特许及从运动联盟、运动协会和运动俱乐部获得额外知识产权特许等作为第一大用途。

目前来看,知识产权特许的获取是望尘科技所有游戏运营的基础,在这一方面公司几乎完全没有议价能力。

而除开版权费用,望尘科技每年大额的销售及营销费用则是造成公司极低净利率的原因之一,2019年至2021年,公司分别支出6027.8万元、6288.9万元和8559万元在营销方面,占各期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15.9%、15.5%和18.6%。

不过,日益增高的营销费用性价比并不高,报告期内望尘科技虽然仍保持着并不高的收益增长率,但净利润却是在逐年下滑。(蓝鲸上市公司 徐晓春 )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